如果我們對於自己的感覺不靈敏,對於別人的反應,自然就會用受害者或是既有的模式去解讀。
當用這樣的角度去解讀感覺時,很可能就已進入負面思考的模式中。
此時,就算表面上沒有發生任何衝突,其實心裡已產生疙瘩。
所以,要脫離被害者的角色,很重要的是,不但要「擁有」感覺,更要瞭解該如何「解讀」感覺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Meei真是需要「擁有」感覺,更要瞭解如何「解讀」感覺。
患憂鬱症的人都是認定自己是"被害者",
喜歡自怨自艾、自憐,
我想沒有極為積極樂觀的人,
可能也會被帶入負面的環境裡。
一陣子,
我無法原諒自己,
就是因為宣稱患有"憂鬱症"的同事,
為了讓自己在主管面前下的了台,
為了自救,
把所有的責任歸咎於Meei的身上,
那種被狠狠地,莫名其妙地捅一刀,
還要體諒,
真不是正常人可面對的處境。
一直有一種困擾,
當她總是拿"我有憂鬱症症,不要惹我..."
這話還真是令人髮指!!
只是每一個人都要讓她,
對於她要有百般容納的胸懷,
真不知道是好,是壞?!
一顆隨時會爆炸的炸彈在身旁,
大伙兒都得迎合!
Meei卻祈禱她千萬不要哪天又像對待"田"一樣對待我,
哭訴她的"可憐"...= ="

不想理會她,
是因為
自己找不到可以釋懷的方法?!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 
走出受害者角色

 ■ 楊蓓 (作者為台北大學社工系副教授)

很多人在人際互動過程中受到傷害,而發出憤怒的情緒,但在憤怒的背後,其實含有自怨自艾、自憐。此時,唯有自己願意去看自己的內心,想想在互動過程中,究竟是哪些地方讓自己受到傷害,找出真正的問題。

平常我們對於皮外傷的處理,很可能是草率地消毒傷口,即不去管它。在關係上的處理也常常如出一轍,忽略自己受傷害時真正的感覺,不自覺地繼續扮演受害者的角色,並發出:「我受傷了,你來哄哄我吧!」的訊息。

我有個很優秀、出色的女性朋友,失戀至今三年了,卻始終沒有從失戀的情境中走出來,還好她並沒有得憂鬱症,只是一直處於失戀的狀態。有一次我們在聊天時,我問了她一句話:「妳想想看失戀三年來,妳得到什麼好處? 」她非常驚訝地否認,失戀哪來的好處,盡是壞處。

我告訴她,失戀一定會為她帶來某些好處,否則她不會陷在裡面三年走不出來。她想了想,承認在扮演「失戀者」角色的三年裡,許多人熱心介紹男朋友給她,家人也常常陪伴她,周遭的朋友怕她無聊,一到週末就約她,所有人的關心都湧來。

扮演受害者,享受好處

像這樣的情況,其實也是虛假、操弄的一部分。我們常因為扮演「受害者」的角色,尤其是在衝突的過程中感覺自己受傷時,就覺得天下人都對不起我們。於是,我們想辦法替自己療傷,這時候可能再昂貴的衣服也捨得買,再高檔的美食也狠心品嘗,將所有的錢都花在自己身上,一點都不感到心疼。其實這也算是好處,只是我們不自覺。

我們很容易在衝突中學會扮演失敗者或受害者的角色,然後在角色裡占盡所有的好處。表面上,好像得到不少好處,實際上,我們卻沒從關係互動中成長。人常常扮演這樣的角色,沉浸於自憐自艾的情緒中,表現於外在就像受害者。當對方用不符合我們期待的方式對待,就發脾氣,甚至理直氣壯地認為一定要把自己心裡的話說出來,找足理由去傷害對方。受害者去傷害對方,認為這是自衛,是為了要保護自己,是對方逼得我們沒有辦法,只好出手反擊,所以攻擊別人時更加名正言順了。可是冷靜想想,此時說出來的話傷人很深,自己也未必好過。

在傷害別人後,操弄技巧好的人可能會跟對方道歉,解釋自己的行為,然而,這並不保證下一次不會再去攻擊人。並且一而再、再而三地玩這個把戲,活在這樣的遊戲中樂此不疲。可是我們真的快樂嗎?我們不快樂,周圍的人也不快樂,因為被牽連了,我們當然無法從關係中獲得成長。

如果可以清楚認知自己的行為模式,並從此不想再扮演受害者角色時,我們才有可能從固定模式中走出來。但是,這需要極大的勇氣,因為模式的背後是一個很大的承擔。換句話說,生命是屬於自己,要如何過日子,其實別人左右不了我們,只有自己能左右。如果自己選擇扮演被害者的角色,別人也拿我們沒辦法。所以,我們必須要反問自己,要不要這樣繼續下去?如果不要的話,只有拿出很大的勇氣與決心來改變自己。

下決心走出舊有關係模式

當下定決心,要真正扛起責任時,才有勇氣去看清楚自己到底在玩什麼把戲;如果無法面對自我真實的感覺,就永遠無法掙脫舊有的關係模式。

舉例來說,今天我們可能穿了一身很漂亮的衣服,可是身旁邊的人並沒有說任何的意見,也許只多看兩眼而已,我們便開始自我解讀:「他這樣看我是什麼意思?」、「他覺得我穿不出衣服的品味嗎?」、「我不適合這樣穿嗎?」,或是「我不夠格穿這樣的衣服?」。無形中,「受害者」的角色已經冒出來了,這時候我們看對方的眼光就變得很不自然,然後,對方也回以不友善的眼光。這個「受害者」就會開始回想以前兩人的互動,例如曾發生什麼過節,所有的事情一下子進入到這樣的解讀系統去。

因此,不可否認的,有時我們的衝突是自己引發的,這也是為什麼我們一定要擁有感覺的原因,假如我們不曾擁有感覺,我們無法去解讀事物。當別人看了我們一眼,我們心裡會因為這瞟過來的眼神而感到不舒服,只歸咎於外在歸因,卻不回到自己的身上來找答案。

擁有並解讀感覺

如果我們對於自己的感覺不靈敏,對於別人的反應,自然就會用受害者或是既有的模式去解讀。當用這樣的角度去解讀感覺時,很可能就已進入負面思考的模式中。此時,就算表面上沒有發生任何衝突,其實心裡已產生疙瘩。所以,要脫離被害者的角色,很重要的是,不但要「擁有」感覺,更要瞭解該如何「解讀」感覺。

其實,「受害者」的角色或是關係中的很多衝突,只是跟自己玩遊戲的結果,所以我們要反其道而行,先去解開問題的關鍵:「我們擁有真正的感覺嗎?又該如何解讀自己的感覺呢?」

以佛法來說,佛教提供了一套修行的方法,幫助我們解讀自己的感覺,然後讓我們尋找一個內在歸因的角度。我們從中去省思時,就可能發現自己的行為模式,當我們再去面對感覺時,原有的衝突也消失了。

有時候我們沒把問題釐清就跳到溝通,便會發現彼此溝通不良,這也是為什麼很多人花了錢去學溝通,結果卻是無效。這個問題不在「溝通」本身,或是「技巧」沒用,而是技巧用在自己身上時無效。因為我們的內在和自己的溝通沒有做好,此時再跟外界環境互動,溝通就成了一團亂,變成有話也說不清楚。當話愈說不清楚,人跟人之間的差異性就愈明顯,然後也就愈無解,愈無解,很多事情就理不清、理還亂。

藉由修行,獲得成長

如果我們真的希望自己能在關係互動中成長,我們不應期待由周圍的人先改變、先成長,而是要反求諸己。如此一來我們便會發現,當自己能夠成長時,周圍的人也會因而受益;當他人受益時,自己自然也會有所成長。

禪修是一個幫助我們更認識自己的良方,因為禪修所使用的方法,基本上是將我們對外的注意力收攝回來,回歸到自己身上。舉例來說,當人們打坐時會產生一堆妄念,這也很有價值,因為即使胡思亂想,還是把我們的注意拉回到自己身上,這是很自然的。

當注意力都回到自己身上時,便要問自己:「為什麼我的念頭是這樣子?」並不停地去找自己那個胡思亂想的源頭,慢慢地開始注意到原本的模式:自以為是、倔強、不肯認輸、太在乎別人的看法……。這時我們會發現原來「自己」這麼大,希望是「受害者」的自己是這麼大,然後開始一點一滴地去反省、整理自己,漸漸地便會發現我們的心安定下來了。此時,我們才真正知道何謂平靜、安定,甚至是禪悅,原來這才是我們一直想要尋找的。

因為要解決衝突,我們要找因應之道,希望能夠平安度過衝突,然後處於安定的狀態。除了選擇禪修、打坐,還可以每天撥出一點時間來獨處,安靜地面對自己。為什麼要安靜的面對自己呢?因為獨處時,我們可能在看書、聽音樂,只是暫時不與人互動而已,可是跟周遭環境還是有很多其他的互動,這並非真正與自己獨處。

當我們能夠獨處時,即能觀照到內心,看見自己的內在,並一步步整理自己。孔子說:「吾日三省吾身。」也就是要人們多多與自己獨處,知道自己的真實狀態。事實上,人應該是時時刻刻都在省思自己的狀態,這樣才能很靈敏地知道自己現在是何種狀態、擁有什麼樣的感覺。進而與人互動時,才能從關係中看到彼此的差異性,並包容彼此,從衝突中學習化解、成長。這樣,才能真正走出「受害者」的角色。

本文摘錄自《人生雜誌第278期


Cheney的媽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5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5)

發表留言
  • mslowkey
  • 哈囉,媽咪。呵呵,可以這樣叫嗎?
    看到這篇也頗有感觸,我生命中也遇過好幾個這樣的人,工作上的不如意或生活上的不順心,大家好像都要讓他們,就因為怕他們去自殺。曾經我還對我家族的一份子說過:「妳那麼愛死,那不然去死一死好了。」當然那是累積下來的情緒,一時爆發的說法那樣是不合適的。後來又發現,這樣的「官能症」患者,真的從定位自己為憂鬱症得到很多好處。這是很弔詭的,沒生病的人都快被他氣死了,他還可以做大。後來,我發現如果患者自己無法接納應該要「自己才能治療自己」這件事,或大家一直給他們好處,這樣的人通常會拖更久。也許我無法去理解他們遇到啥事,但是,就我家族那位,居然被資深精神科醫生認定,他只是「社會化」地很晚而已。所以,當他們又拿憂鬱症當藉口的時候,笑一笑,先離開現場吧。這個問題,真的很難解。XD
  • 真的,情緒來了,
    連正常人都會被她們氣得---
    自己顯得更不正常呀= ="
    每每除了壓抑自己,
    還能怎辦?!
    若是自己爆發了...
    沒啥事發生就還好,
    若是有事還得背負"莫名之罪",
    苦呀!!
    身邊有這種人,
    日子也顯得慌恐,
    咱們需要的是調整自己,
    培養更高的EQ!!
    事發遠離現場---應該是唯一的方法囉:)

    Cheney的媽優 於 2009/01/16 11:00 回覆

  • 阿布
  • 換成是我,當下應該很難接受這種講法吧。
    換成是以前,我惡劣的個性, 應該是繼續把對方激怒到崩潰為止吧!
    現在,我也會選擇逃離那個當下。
    然後冷冷的說:你的憂鬱症,不干我的事。
    田的下場應該不好吧?所以你會害怕對吧?
    不要怕,直接面對他。
    越是逃避他越會得寸尺
    叫主管的眼睛放亮點
    哈哈哈
  • 麻煩的是---主管的老婆就是那個令人髮指的人耶...
    這是個無解的問題,
    比教育詠荃更難呢!!

    除了一直閃躲她,
    還要平衡自己的情緒,
    因為她,
    我反倒成為"不正常"的人呢,
    人...積壓太多不能接受的事,
    也會爆發的,
    我只不過不理會她,也有事...
    迎合她的人,也沒錯吧,
    她的勢力有些大?!

    說真的,
    要我直接衝著她,
    Meei還真是個"膽小鬼"唷...= ="

    Cheney的媽優 於 2009/01/17 11:40 回覆

  • 阿布
  • 那這樣子更麻煩
    因為讓自己處在負面的環境當中,壓力是最大的。
    礙於他又是主管的老婆
    更是沒辦法了吧
    因為真的就是"吃郎告告"了

    與其讓自己不開心
    有機會的話,就讓自己換個環境吧。
    不然對自己的身心傷害很大喔
  • 傷害應該已侵占Meei的心,
    有些人告訴我,
    走出這一回,
    更懂得如何控制其情緒吧!!
    有一陣子真是...
    暗自哭泣呢?!---覺得怎麼做都是錯?!

    Cheney的媽優 於 2009/01/19 17:43 回覆

  • mslowkey
  • 恩恩,真是辛苦您了。大概十幾年前吧,因為某些原因接觸此類書籍,才發現,真的是重度憂鬱症的病人,是不會想要跟你吵架的,因為連吵架的力氣都沒有。憂鬱症的程度如果不嚴重,醫生頂多只願意說是有「憂鬱的傾向」,但不稱為憂鬱症,但這樣的說法,通常會被輕度患者扭曲成病症,其實大家或多或少都會有些些這樣的官能病徵,只是會不會影響別人而已。

    後來其實我已經練就一套功夫,「把他們想成沒有社會化」就好,其實一直把「憂鬱症」當藉口的人,真的是不願意讓自己好,要大家原諒他們的不負責任,更有些人其實是想激怒你當好玩,把你也拉下水跟他一樣憤世嫉俗,說真的,就像阿布說的,如果可以的話換個環境。不然就是她又發作時對他笑笑就走掉,然後就原諒他也放過自己。我想大家都知道她的問題應該不只是「憂鬱症」而已。


  • 說的好,
    她的問題真的不會只是「憂鬱症」而已,
    謝謝小姐姐的留言,
    讓我真的醒悟,
    "遠離"真的是好方法,
    只是...
    一直會認為"人與人之前為什麼要這般複雜?"...
    現在我們倆真的已經行同陌路,
    而且也莫名其妙成為兩個"圈子"...
    就是心理有些感慨!!

    Cheney的媽優 於 2009/01/19 17:54 回覆

  • YAnnabel
  • 寫的真是太好了...適合現在心情紊亂的我看...
  • 快快釐清,跳脫紊亂的思緒,
    讓自己有好心情:)

    Cheney的媽優 於 2009/01/19 16:39 回覆